聚焦2018天津高考那些感人的瞬间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08    

记者 吴迪 摄

6月7日,2018年高考正式开启。天津市5.5万名考生走进全市20个考区、64个考点、1900余个考场参加考试。记者走访多个考点,现场感受并记录下那些考场外让人感动的瞬间。

心念160个考生的家长

在天津木斋中学,马静是高三毕业班年级组长,回到家中她又是高考学生家长,如果算上自己的儿子,马静心里整整装着160名高考学生的点点滴滴。

“主要是担心平时比较粗心的学生,怕他们考试时落下证件等物品,转念一想,还有平时成绩不错但心理素质不太过硬的学生……”虽然高考前两天,学校没有安排课程,不过马静还是有操不完的心,每想到一些需要关照的学生,马静都要打电话或者发微信提示交流。“现在这个时候给学生打电话,要特别注意说话方式,把提醒的话说了还要保持温和轻松的语气,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紧张氛围。”马静说。

从教25年,带过8届高三毕业班,最让马静担心的就是学生的心理压力过大。前两天,马静放学后发现一名女生自己坐在教室中沉默不语,和她交谈后得知,女学生所在的教室就是她所在的高考考场,她告诉马静一坐这里就莫名的心跳加速。“我和女生聊了很久,大部分内容都是关于旅行看到的美丽景色,尽量淡化紧张氛围,让孩子明白高考只是迈进今后美好生活的第一步。”

不仅是马静的学生,随着高考临近,她的儿子也同样遇到心理压力大的情况。“我儿子平时性格比较开朗活泼,最近发现他寡言少语,晚上睡觉也总是辗转反侧。”除了通过聊天进行心理疏导外,马静还和大部分学生家长一样,在饮食上做得更加精心。“这些年工作忙压力大,对儿子的关心很少,他的任课老师都把我列为不负责任的家长,我想等他高考完,无论成绩怎样,一定带他出去多玩玩看看。”

“你确定不用我陪你去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向儿子微笑一下,目送他走出家门。马静悄悄跟在儿子后面,确认他走进考场后,骑上一辆共享单车,“别的考场还有我的学生,我要过去看看。”(记者 宋德松)

和田孩子们 加油!

“同学们,大家好,离开你们已经有三天了,但是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大家。今天,我在天津为各位同学送上最真挚的祝福,希望明天你们能沉着应战、超常发挥,考出好成绩!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咱们大学见!”6月6日晚上8点,在距离2018年高考还有13个小时时,新疆和田地区天津高级中学高三13班的学生,在微信群中收到了远在天津的政治老师江哲先的视频祝福。同一时刻,该校高三6班和理科实验班的学生们也收到了物理教师霍昊从天津发来的视频祝福。随后,两位老师还为微信群中的每一个学生都送上了一个幸运红包。“希望这些红包能给孩子们带去好运……”两位老师说。

江哲先与霍昊分别来自我市的实验中学和新华中学。去年3月,两人成为我市第九批援疆教师,与其他23名老师一起来到和田,在当地的天津高级中学任教。不过,因为他们的援疆工作已于前几天结束,按照有关部门的统一部署,两人在6月3日晚上回到了天津。

回津后,江哲先与霍昊几乎每天都守在手机旁,“我们会通过电话或是微信为学生们答疑,有时候也会做一些心理疏导工作。” 霍昊说。这位在和田地区天津高级中学带过两届高三的物理老师,在心理疏导方面也很有一套。当记者问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方法时,他笑着说:“其实也没什么特殊,只要学生们认可你,他们就会理解,也愿意为你敞开心门。”

昨天上午,微信群里没有了前几日的热闹,但江哲先与霍昊依然在坚守,“虽然相隔万里,但我们希望能够在第一时间听到孩子们的消息。我们也在默默地祈祷并为他们加油。”(记者 张雯婧)

我在西藏当“监考”

对于南开中学物理教师张汉泉来说,监考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但今年的高考监考却有些特殊,因为他要监考的地点是在海拔3400米的昌都。

今年3月,张汉泉跟其他64名天津援藏老师一起,来到西藏昌都。三个月后的今天,这些老师在昌都迎来了高考的日子,他们走进考场,成为一名监考老师。

昨天早上6点刚过,张汉泉便已经洗漱完毕,简单吃过早饭后准备前往自己所在的昌都第二高级中学。这时,手机里传来了“滴滴滴”的响声,原来是远在天津的妻子给张汉泉发来的微信:“今天高考,会很辛苦吧,自己多注意。对了,女儿昨天会翻身了……”接到援藏任务时,张汉泉的妻子已经怀孕8个月。待他出发来昌都时,女儿也才刚刚出生17天。“时间过得真快,现在孩子都三个多月会翻身了。”一路上,张汉泉一直在点击欣赏妻子发来的女儿会翻身的小视频。现在的他已经逐渐适应了高原生活。“刚来时,反应还是挺严重的,喝水都吐,不过现在都慢慢适应了。”

早上8点25分,领取完考卷的张汉泉走进了自己抽签分到的教室,做完相关检查后,他站在讲台上,等候着考生们的到来。

上午9点,2018年高考正式开始,静静的考场内只有学生们书写答题时留下的“沙沙”声。“这里的孩子们都非常不容易。他们来自昌都的各个县,有的县距离学校需要坐一天的车。所以孩子们特别珍惜学习的机会,都很刻苦。”此时此刻,张汉泉最希望的就是这些孩子可以通过高考,走出高原,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记者 张雯婧)

记者 张磊 摄

场外家长 默默守候

昨天早上,一场突如其来的降雨,带走了津城这两天的炎热,但也为不少正在赶考的考生和家长带来了“麻烦”。早上8点,记者刚从地铁一号线小白楼站出站,就见到了正在送女儿前往新华中学参加考试的刘先生。父女俩撑着一把伞,快速地移动着脚步。一路上,刘先生几次把伞推给女儿,甚至是用命令的口吻说着:“你打着就行,不用管我。”10分钟后,父女俩抵达新华中学,此时,刘先生的上衣已湿了大半。“别紧张,好好考。”“我们就在门外等你。”“就是一次普通考试,没什么大不了的。”“冷吗?要不你把妈妈这件衣服也穿进去吧。”此刻,家长们把伞撑在孩子的头上,做着最后的嘱咐。看着孩子走进考场后,他们中的许多人还是不愿离开,静静地站在原地望向考场的方向。

中午11点半,第一科考试结束,考生陆续走出高场。看见儿子和同学有说有笑地出来,在耀华中学考场外已经等候了近三个小时的周大姐和丈夫悄悄地跟在儿子身后,远远地看着他们走进了自己之前就给孩子定好的餐厅。“我们家住的比较远,早上送孩子过来时正赶上下雨,看见我和他爸爸身上都湿了,孩子说什么都不同意让我们等在外面,说中午自己吃饭就行。我们怕他不高兴只能同意。可我们又放心不下,只能悄悄地跟着他,看见他一脸笑容,应该考得不错。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周大姐说。(记者 张雯婧)

“不眠”热线助考生

“王老师,请您帮帮我。我到现在一直睡不着,越是着急,越是睡不着,几乎快要疯了!”昨天凌晨1点,距离2018年高考开考还有8个小时,青少年心理干预专家王虹翔接到了我市一名考生的求助电话。“从6月5日开始,我们的心理热线就一直响个不停,来电的咨询内容几乎都与高考有关。” 王虹翔说。

接到考生的求助电话后,他在电话中使用了催眠的方式,很快帮助考生入睡。虽然早已是夜深人静,但王虹翔心理干预工作室热线却热度不减。

早上5点,电话里传来了一名考生家长焦急的声音:“王老师,我家孩子凌晨四点就起床了,一直坐在床边发愣,叫他也没有反应,后来跟我说他心里有点害怕。王老师,我们该怎么办?”听到家长的描述,王虹翔立即与考生通了电话,得知该考生此时大脑一片空白。他立即要求考生把自己的想法用“绘画”的方式画下来,借此转移、发泄不良情绪。早上7点,家长再次打来电话,告诉王虹翔孩子的情况已经好转,一会儿可以正常去考试了。“虽然一夜未睡,但听到这个结果,心里真的特别高兴。” 王虹翔说。

据统计,从昨天凌晨1点到昨天早上8点半期间,王虹翔心理干预工作室热线共接到了26个求助电话。来电者都是高考考生或家长,咨询的内容也几乎都与考前紧张有关。“有的考生会在临考前出现大脑紧张,从而引发心理障碍的现象。这时候一定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做5至10次深呼吸让自己放松,闭目养神,用手指按压自己的太阳穴,调节好呼吸、配合神经的刺激。脑海中可以想象一些美好的事情和让自己心情愉悦的画面,突来其来的紧张就会慢慢消退,恢复到自然的状态再开始答题。”王虹翔说。(记者 张雯婧)

交警全员上路护航高考

昨天是高考首日,交管部门按照保障预案,全员上路在各考点门前及考点周边主要路口、路段等269处点位加大交通疏导与停车管控,全力营造良好的考试环境。

据了解,从早高峰情况来看,受降雨、事故影响,快速路局部、中环线等路段出现短时交通流聚集,全市其他道路整体流量平稳通行正常,未发生大面积大范围交通拥阻。(记者 何会文 通讯员 焦轩)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