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保定:驴肉火烧与豆腐丝之外的城市

来源:新浪博客历史频道    作者:网络转载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0-26    
中的保定精神特质驴肉火烧,作为保定最知名的特产,已经成为了这个城市的代名词,它也是管窥这座城市精神特质的一个独特切口。如果你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生活,那么你对驴肉火烧的认识,很可能就是手心大的一块不软不硬的火烧,里面夹着薄薄几片不知是不是驴肉的红色肉片。就像每一家驴肉火烧店都商量好了一样。每家店铺聘请的切肉师傅一定都是刀工高手,能把肉片切得薄如蝉翼,轻若鸿毛。直到真正来到了保定,你才会发现先前见过的所有驴肉火烧都是不折不扣的骗局。真正的酱驴肉呈现出一种诱人的、纹路细腻的浓褐色,琥珀色的肉筋镶嵌在边缘上。当师傅满面笑容地把堆得像小山一样的驴肉的火烧端到自助餐台上时,站在旁边的一位女士轻轻地询问身边的男同事,能否跟她分一个,毕竟每个火烧足有手掌大,吃掉这样一个火烧,足矣。就在外来的人们对保定驴肉火烧连连惊叹之际,一队在外面执勤的特警走了进来。这些强壮的小伙子们一手拿起两个驴肉火烧放在盘中,坐下来就着米粥、拌菜和豆腐丝狼吞虎咽起来。此情此景只能用“实诚”这个典型的北方词语来形容,这也是保定人的精神特质所在。而这种实诚,同样被保定匠人融进了精致的手工艺品中。​京绣是“燕京八绝”之一,而定兴京绣是京绣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分支。一如苏绣给人的感觉总是一位聘聘婷婷的绣娘手捏金针,轻捻慢笼一样。看到京绣如此细腻的纹样和花式,你也会想象它同样应该出自一双纤纤玉手。但在保定非遗小镇中,却是一位大娘坐在绣布前,用一双沧桑而熟练的手,将五色丝线一针一针地绣成彩云中升腾的金龙。她是如此地聚精会神,眼睛完全专注在绣布上,目光聚焦在一抽一拉的针线中,全然没有注意到一群媒体记者正围着她拍照。在另外一间屋子里,正在做琉璃花木和花丝镶嵌的师傅也全神贯注在自己的工作中,目不转睛地盯着喷枪火焰中的玻璃,思考着如何将它抟塑成一朵绽放的牡丹或是一片舒展的叶子,当你面对这些专注实诚的匠人时,你能意识到,摆在你面前的这些绣品、盆景和景泰蓝花瓶,不是某些矫揉造作的工艺表演的陪衬,而确确实实是出自这些质朴老练的双手。这里浸透的是一种鲜活真切的精神气息。​集造血与供血一身的特色小镇造作,或者说缺乏人的气息,可以说是中国当下旅游产业的一个痼疾。在过去的几年里,随着旅游产业的蓬勃发展,各式各样的特色小镇也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一样建立起来。从最初的古镇游,到现在的英伦风、北美风小镇等等,不能不说乱花渐欲迷人眼,让人有些审美疲劳。致命原因就在于,这些所谓的特色小镇完全是一时跟风兴建,只移植了一些概念和元素,却全然不考虑它们是否适合在当地生长。但在保定高碑店的世界特产小镇,当了解到它所处的区位优势后,就会明白,“世界特产”之所以能在这里成立,恰恰因为它所依托的新发地是华北地区最重要的物流中心之一,这使得小镇中展示的货品和它所承担的区位功能得以完美对接。​将造血功能与供血功能联系在一起,才是一座特色小镇能够生长发展的关键要素。白沟的和道创意小镇的造血源,就是白沟最引以为豪的产业:箱包贸易。几乎所有京津河北人都知道,“要买包,去白沟”。对喜爱时尚的女性来说,白沟是个“包”治百病的地方,对随行男士的钱包来说,也是一场“轻松”之旅。和道创意小镇拥有一条长达一公里的箱包

        对一座城市的第一观感,往往来自于它的车站。

街,将天南海北所有的箱包款式类型一网打尽。这里还提供定制服务,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发挥自己的创意,让自己拥有一件与众不同的时尚箱包。​除了箱包,创意同样体现在家居装饰品和首饰上。造型各样的卡通模型、cosplay道具服饰,纯手工打造的独特首饰,以及猫头狗脸的可爱帽子,都能在这里找到。在中国,消费仍然以熟悉性消费为主,对新奇品的消费需要慢慢培养。游客亦复如是,他们更愿意通过熟悉的事物进入到新奇的领域。因此,比起不切合当地实际而凭空制造的特色幻象,基于本地已有的产业和区位资源,通过改造和提升,让它的特色更为显著,更富有趣味,提供的需求更加丰富和多样,更能提供给游客熟悉感和安全感。就像创意小镇上一个摆摊卖手作饰品的店主一样,看到有人用手机在拍摄她时,她亲切地整了整衣服,正了正眼镜,摆出一副活泼的样子:“你喜欢吗?这是我做的,我很骄傲。”​“看了这么多地方,很匆忙吧?”坐在开往高碑店东站的出租车上,司机这样问道。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微笑着点点头:“我在这儿生活这么多年也看不过来,这里变化太大了,你住的酒店,这条路,还有那边的那个楼……真可惜你不能多待几天。”是的,保定有更多的细节值得去发现、品位和体会,是时候用一种新的视角来打量这座长久以来在首都的光辉下被忽视的华北城市了。它正在从世人刻板目光编织的茧中破口而出,振翅而飞。在绚烂欲飞的翅膀下,“实诚”乐观的精神内质始终未变:它仍是那个《战国策》《太平寰宇记》中记载的燕赵之地,那个孙犁、梁斌笔下那片丰满灵动的大地。而时代的变化会赋予它新的意义,也让世人在变化中重新发现保定。“希望你明年还来,这里可不只有驴肉和豆腐丝啊!”- END -

         自北京西站乘坐了半个小时的高铁,从高碑店东站下车时,会让那些心思敏感的人产生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就在30分钟前,他耳畔里挤满的,还是人流涌动的熙熙攘攘;鼻腔里涌进的,还是超级都市里紧张窒闷的空气。

         而现在,当他迈上站台的那一刻起,他的眼前就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农田,空气里饱和着草木的味道,却没有北方乡村里惯常闻到的焚烧麦秆的呛人烟味。这座高铁站就像一艘漂浮在绿色海洋里的方舟。让人想起仿佛在很多年前,乡村童年里依稀有过的朦胧回忆。

        中的保定精神特质驴肉火烧,作为保定最知名的特产,已经成为了这个城市的代名词,它也是管窥这座城市精神特质的一个独特切口。如果你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生活,那么你对驴肉火烧的认识,很可能就是手心大的一块不软不硬的火烧,里面夹着薄薄几片不知是不是驴肉的红色肉片。就像每一家驴肉火烧店都商量好了一样。每家店铺聘请的切肉师傅一定都是刀工高手,能把肉片切得薄如蝉翼,轻若鸿毛。直到真正来到了保定,你才会发现先前见过的所有驴肉火烧都是不折不扣的骗局。真正的酱驴肉呈现出一种诱人的、纹路细腻的浓褐色,琥珀色的肉筋镶嵌在边缘上。当师傅满面笑容地把堆得像小山一样的驴肉的火烧端到自助餐台上时,站在旁边的一位女士轻轻地询问身边的男同事,能否跟她分一个,毕竟每个火烧足有手掌大,吃掉这样一个火烧,足矣。就在外来的人们对保定驴肉火烧连连惊叹之际,一队在外面执勤的特警走了进来。这些强壮的小伙子们一手拿起两个驴肉火烧放在盘中,坐下来就着米粥、拌菜和豆腐丝狼吞虎咽起来。此情此景只能用“实诚”这个典型的北方词语来形容,这也是保定人的精神特质所在。而这种实诚,同样被保定匠人融进了精致的手工艺品中。​京绣是“燕京八绝”之一,而定兴京绣是京绣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分支。一如苏绣给人的感觉总是一位聘聘婷婷的绣娘手捏金针,轻捻慢笼一样。看到京绣如此细腻的纹样和花式,你也会想象它同样应该出自一双纤纤玉手。但在保定非遗小镇中,却是一位大娘坐在绣布前,用一双沧桑而熟练的手,将五色丝线一针一针地绣成彩云中升腾的金龙。她是如此地聚精会神,眼睛完全专注在绣布上,目光聚焦在一抽一拉的针线中,全然没有注意到一群媒体记者正围着她拍照。在另外一间屋子里,正在做琉璃花木和花丝镶嵌的师傅也全神贯注在自己的工作中,目不转睛地盯着喷枪火焰中的玻璃,思考着如何将它抟塑成一朵绽放的牡丹或是一片舒展的叶子,当你面对这些专注实诚的匠人时,你能意识到,摆在你面前的这些绣品、盆景和景泰蓝花瓶,不是某些矫揉造作的工艺表演的陪衬,而确确实实是出自这些质朴老练的双手。这里浸透的是一种鲜活真切的精神气息。​集造血与供血一身的特色小镇造作,或者说缺乏人的气息,可以说是中国当下旅游产业的一个痼疾。在过去的几年里,随着旅游产业的蓬勃发展,各式各样的特色小镇也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一样建立起来。从最初的古镇游,到现在的英伦风、北美风小镇等等,不能不说乱花渐欲迷人眼,让人有些审美疲劳。致命原因就在于,这些所谓的特色小镇完全是一时跟风兴建,只移植了一些概念和元素,却全然不考虑它们是否适合在当地生长。但在保定高碑店的世界特产小镇,当了解到它所处的区位优势后,就会明白,“世界特产”之所以能在这里成立,恰恰因为它所依托的新发地是华北地区最重要的物流中心之一,这使得小镇中展示的货品和它所承担的区位功能得以完美对接。​将造血功能与供血功能联系在一起,才是一座特色小镇能够生长发展的关键要素。白沟的和道创意小镇的造血源,就是白沟最引以为豪的产业:箱包贸易。几乎所有京津河北人都知道,“要买包,去白沟”。对喜爱时尚的女性来说,白沟是个“包”治百病的地方,对随行男士的钱包来说,也是一场“轻松”之旅。和道创意小镇拥有一条长达一公里的箱包

高碑店万亩花海>


         ​在那晚世界门窗小镇举行的露天冷餐会上,女子十二乐坊的演奏诚然逸韵缥缈。但最让人感兴趣的,是门口那位正在孤灯映照的幕布后比划着驴皮影戏的表演者,一个戴着瓜皮小帽的丑角正遮着脸,躲避妻子的责罚。数百年来,这种古老的曲艺,一直以这样朴实而谐趣的方式,在秋收庆丰的夜晚,娱乐着闲暇时节的乡民。

        尽管那天晚上略有微雨,但当淅淅沥沥的雨声重归寂静之后,抬头仰望,墨云散开的夜空中,是大城市里久违的寥落辰星。

         上面描述的情景,不过是9月21日到23日,保定市首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中的几个片段,但它们更能展示出一个城市的常态,也是一个普通游客来到一座城市时最直观的感受。它不会随着某个节庆或是某场仪式的结束而消失,而会长久的存在下去,并且成为这座城市真正与众不同的、吸引人的特质。

        

世界门窗小镇>


        ​历史文化古今传承

         与北上广这样的特大城市和江南名城相比,保定或许算不上脍炙人口,但许多人都知道保定的故事。梁斌的《红旗谱》、孙犁的《荷花淀》,还有电影频道反复播放的老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和《地道战》,都是发生在保定的故事。那是几代人的记忆,是属于他们的童年,也是深深铭印在保定身上的城市特质之一。

         如果再往前追溯,这座城市的历史更加悠久。它在历史教科书占据着一个显要的位置。三皇五帝之一尧帝的故乡就被认为是保定顺平伊祁山。战国时代燕昭王招揽贤士的黄金台遗址,也据称是在定兴县高里乡金台陈村,那里特地建造了一座颇有战国建筑风格的黄金台博物馆。

         当导游的车队抵达那里时,正是黄昏时分,数以百计身穿红白练功服的男男女女正在偌大的广场上打着太极拳,这在某种程度上,与两千年前发生的历史几曾相似。战国时代,“燕昭王置千金于台上,以延天下之士”,而今,保定也以注入旅游产业的亿万投资,吸引五湖四海的观光游客。

        

黄金台博物馆>


        ​这里也能满足那些对古代建筑艺术爱好者挑剔的眼光。

         曲阳北岳庙的德宁之殿就是宋元时代的建筑典范。大殿内的巨幅壁画“天宫图”,真灵神将金甲麟麟,衣袂飘飘。如果不是史志上明确记载大殿为宋代失慎后重修,真会让人以为是盛唐吴道玄的亲笔神作。无论是历史价值和艺术美感,它都毫不逊色于永乐宫和法海寺的壁画,其保存程度,也好于泰安岱庙的《启跸回銮图》。比起后三者,它更像是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粉黛凝脂的姣好容颜,仍然等待着有识的探访者来一览芳华。

         正如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上,一位专家指出的那样,“灯下黑”成为人们错过保定的最佳诠释。这座距离北京不过数刻车程的城市,却往往被那些急于瞻仰首都隆颜的游客轻易错过。即使是京津冀的居民,也鲜少意识到这样一个既拥有乡间田园景致,又酝酿着历史文化底蕴的地方,就在自己身旁。

        

对一座城市的第一观感,往往来自于它的车站。自北京西站乘坐了半个小时的高铁,从高碑店东站下车时,会让那些心思敏感的人产生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就在30分钟前,他耳畔里挤满的,还是人流涌动的熙熙攘攘;鼻腔里涌进的,还是超级都市里紧张窒闷的空气。而现在,当他迈上站台的那一刻起,他的眼前就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农田,空气里饱和着草木的味道,却没有北方乡村里惯常闻到的焚烧麦秆的呛人烟味。这座高铁站就像一艘漂浮在绿色海洋里的方舟。让人想起仿佛在很多年前,乡村童年里依稀有过的朦胧回忆。​在那晚世界门窗小镇举行的露天冷餐会上,女子十二乐坊的演奏诚然逸韵缥缈。但最让人感兴趣的,是门口那位正在孤灯映照的幕布后比划着驴皮影戏的表演者,一个戴着瓜皮小帽的丑角正遮着脸,躲避妻子的责罚。数百年来,这种古老的曲艺,一直以这样朴实而谐趣的方式,在秋收庆丰的夜晚,娱乐着闲暇时节的乡民。尽管那天晚上略有微雨,但当淅淅沥沥的雨声重归寂静之后,抬头仰望,墨云散开的夜空中,是大城市里久违的寥落辰星。上面描述的情景,不过是9月21日到23日,保定市首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中的几个片段,但它们更能展示出一个城市的常态,也是一个普通游客来到一座城市时最直观的感受。它不会随着某个节庆或是某场仪式的结束而消失,而会长久的存在下去,并且成为这座城市真正与众不同的、吸引人的特质。​历史文化古今传承与北上广这样的特大城市和江南名城相比,保定或许算不上脍炙人口,但许多人都知道保定的故事。梁斌的《红旗谱》、孙犁的《荷花淀》,还有电影频道反复播放的老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和《地道战》,都是发生在保定的故事。那是几代人的记忆,是属于他们的童年,也是深深铭印在保定身上的城市特质之一。如果再往前追溯,这座城市的历史更加悠久。它在历史教科书占据着一个显要的位置。三皇五帝之一尧帝的故乡就被认为是保定顺平伊祁山。战国时代燕昭王招揽贤士的黄金台遗址,也据称是在定兴县高里乡金台陈村,那里特地建造了一座颇有战国建筑风格的黄金台博物馆。当导游的车队抵达那里时,正是黄昏时分,数以百计身穿红白练功服的男男女女正在偌大的广场上打着太极拳,这在某种程度上,与两千年前发生的历史几曾相似。战国时代,“燕昭王置千金于台上,以延天下之士”,而今,保定也以注入旅游产业的亿万投资,吸引五湖四海的观光游客。​这里也能满足那些对古代建筑艺术爱好者挑剔的眼光。曲阳北岳庙的德宁之殿就是宋元时代的建筑典范。大殿内的巨幅壁画“天宫图”,真灵神将金甲麟麟,衣袂飘飘。如果不是史志上明确记载大殿为宋代失慎后重修,真会让人以为是盛唐吴道玄的亲笔神作。无论是历史价值和艺术美感,它都毫不逊色于永乐宫和法海寺的壁画,其保存程度,也好于泰安岱庙的《启跸回銮图》。比起后三者,它更像是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粉黛凝脂的姣好容颜,仍然等待着有识的探访者来一览芳华。正如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上,一位专家指出的那样,“灯下黑”成为人们错过保定的最佳诠释。这座距离北京不过数刻车程的城市,却往往被那些急于瞻仰首都隆颜的游客轻易错过。即使是京津冀的居民,也鲜少意识到这样一个既拥有乡间田园景致,又酝酿着历史文化底蕴的地方,就在自己身旁。实诚:驴火

        实诚:驴火中的保定精神特质

        对一座城市的第一观感,往往来自于它的车站。自北京西站乘坐了半个小时的高铁,从高碑店东站下车时,会让那些心思敏感的人产生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就在30分钟前,他耳畔里挤满的,还是人流涌动的熙熙攘攘;鼻腔里涌进的,还是超级都市里紧张窒闷的空气。而现在,当他迈上站台的那一刻起,他的眼前就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农田,空气里饱和着草木的味道,却没有北方乡村里惯常闻到的焚烧麦秆的呛人烟味。这座高铁站就像一艘漂浮在绿色海洋里的方舟。让人想起仿佛在很多年前,乡村童年里依稀有过的朦胧回忆。​在那晚世界门窗小镇举行的露天冷餐会上,女子十二乐坊的演奏诚然逸韵缥缈。但最让人感兴趣的,是门口那位正在孤灯映照的幕布后比划着驴皮影戏的表演者,一个戴着瓜皮小帽的丑角正遮着脸,躲避妻子的责罚。数百年来,这种古老的曲艺,一直以这样朴实而谐趣的方式,在秋收庆丰的夜晚,娱乐着闲暇时节的乡民。尽管那天晚上略有微雨,但当淅淅沥沥的雨声重归寂静之后,抬头仰望,墨云散开的夜空中,是大城市里久违的寥落辰星。上面描述的情景,不过是9月21日到23日,保定市首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中的几个片段,但它们更能展示出一个城市的常态,也是一个普通游客来到一座城市时最直观的感受。它不会随着某个节庆或是某场仪式的结束而消失,而会长久的存在下去,并且成为这座城市真正与众不同的、吸引人的特质。​历史文化古今传承与北上广这样的特大城市和江南名城相比,保定或许算不上脍炙人口,但许多人都知道保定的故事。梁斌的《红旗谱》、孙犁的《荷花淀》,还有电影频道反复播放的老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和《地道战》,都是发生在保定的故事。那是几代人的记忆,是属于他们的童年,也是深深铭印在保定身上的城市特质之一。如果再往前追溯,这座城市的历史更加悠久。它在历史教科书占据着一个显要的位置。三皇五帝之一尧帝的故乡就被认为是保定顺平伊祁山。战国时代燕昭王招揽贤士的黄金台遗址,也据称是在定兴县高里乡金台陈村,那里特地建造了一座颇有战国建筑风格的黄金台博物馆。当导游的车队抵达那里时,正是黄昏时分,数以百计身穿红白练功服的男男女女正在偌大的广场上打着太极拳,这在某种程度上,与两千年前发生的历史几曾相似。战国时代,“燕昭王置千金于台上,以延天下之士”,而今,保定也以注入旅游产业的亿万投资,吸引五湖四海的观光游客。​这里也能满足那些对古代建筑艺术爱好者挑剔的眼光。曲阳北岳庙的德宁之殿就是宋元时代的建筑典范。大殿内的巨幅壁画“天宫图”,真灵神将金甲麟麟,衣袂飘飘。如果不是史志上明确记载大殿为宋代失慎后重修,真会让人以为是盛唐吴道玄的亲笔神作。无论是历史价值和艺术美感,它都毫不逊色于永乐宫和法海寺的壁画,其保存程度,也好于泰安岱庙的《启跸回銮图》。比起后三者,它更像是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粉黛凝脂的姣好容颜,仍然等待着有识的探访者来一览芳华。正如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上,一位专家指出的那样,“灯下黑”成为人们错过保定的最佳诠释。这座距离北京不过数刻车程的城市,却往往被那些急于瞻仰首都隆颜的游客轻易错过。即使是京津冀的居民,也鲜少意识到这样一个既拥有乡间田园景致,又酝酿着历史文化底蕴的地方,就在自己身旁。实诚:驴火

        驴肉火烧,作为保定最知名的特产,已经成为了这个城市的代名词,它也是管窥这座城市精神特质的一个独特切口。

         如果你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生活,那么你对驴肉火烧的认识,很可能就是手心大的一块不软不硬的火烧,里面夹着薄薄几片不知是不是驴肉的红色肉片。就像每一家驴肉火烧店都商量好了一样。每家店铺聘请的切肉师傅一定都是刀工高手,能把肉片切得薄如蝉翼,轻若鸿毛。

         直到真正来到了保定,你才会发现先前见过的所有驴肉火烧都是不折不扣的骗局。真正的酱驴肉呈现出一种诱人的、纹路细腻的浓褐色,琥珀色的肉筋镶嵌在边缘上。

         当师傅满面笑容地把堆得像小山一样的驴肉的火烧端到自助餐台上时,站在旁边的一位女士轻轻地询问身边的男同事,能否跟她分一个,毕竟每个火烧足有手掌大,吃掉这样一个火烧,足矣。

中的保定精神特质驴肉火烧,作为保定最知名的特产,已经成为了这个城市的代名词,它也是管窥这座城市精神特质的一个独特切口。如果你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生活,那么你对驴肉火烧的认识,很可能就是手心大的一块不软不硬的火烧,里面夹着薄薄几片不知是不是驴肉的红色肉片。就像每一家驴肉火烧店都商量好了一样。每家店铺聘请的切肉师傅一定都是刀工高手,能把肉片切得薄如蝉翼,轻若鸿毛。直到真正来到了保定,你才会发现先前见过的所有驴肉火烧都是不折不扣的骗局。真正的酱驴肉呈现出一种诱人的、纹路细腻的浓褐色,琥珀色的肉筋镶嵌在边缘上。当师傅满面笑容地把堆得像小山一样的驴肉的火烧端到自助餐台上时,站在旁边的一位女士轻轻地询问身边的男同事,能否跟她分一个,毕竟每个火烧足有手掌大,吃掉这样一个火烧,足矣。就在外来的人们对保定驴肉火烧连连惊叹之际,一队在外面执勤的特警走了进来。这些强壮的小伙子们一手拿起两个驴肉火烧放在盘中,坐下来就着米粥、拌菜和豆腐丝狼吞虎咽起来。此情此景只能用“实诚”这个典型的北方词语来形容,这也是保定人的精神特质所在。而这种实诚,同样被保定匠人融进了精致的手工艺品中。​京绣是“燕京八绝”之一,而定兴京绣是京绣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分支。一如苏绣给人的感觉总是一位聘聘婷婷的绣娘手捏金针,轻捻慢笼一样。看到京绣如此细腻的纹样和花式,你也会想象它同样应该出自一双纤纤玉手。但在保定非遗小镇中,却是一位大娘坐在绣布前,用一双沧桑而熟练的手,将五色丝线一针一针地绣成彩云中升腾的金龙。她是如此地聚精会神,眼睛完全专注在绣布上,目光聚焦在一抽一拉的针线中,全然没有注意到一群媒体记者正围着她拍照。在另外一间屋子里,正在做琉璃花木和花丝镶嵌的师傅也全神贯注在自己的工作中,目不转睛地盯着喷枪火焰中的玻璃,思考着如何将它抟塑成一朵绽放的牡丹或是一片舒展的叶子,当你面对这些专注实诚的匠人时,你能意识到,摆在你面前的这些绣品、盆景和景泰蓝花瓶,不是某些矫揉造作的工艺表演的陪衬,而确确实实是出自这些质朴老练的双手。这里浸透的是一种鲜活真切的精神气息。​集造血与供血一身的特色小镇造作,或者说缺乏人的气息,可以说是中国当下旅游产业的一个痼疾。在过去的几年里,随着旅游产业的蓬勃发展,各式各样的特色小镇也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一样建立起来。从最初的古镇游,到现在的英伦风、北美风小镇等等,不能不说乱花渐欲迷人眼,让人有些审美疲劳。致命原因就在于,这些所谓的特色小镇完全是一时跟风兴建,只移植了一些概念和元素,却全然不考虑它们是否适合在当地生长。但在保定高碑店的世界特产小镇,当了解到它所处的区位优势后,就会明白,“世界特产”之所以能在这里成立,恰恰因为它所依托的新发地是华北地区最重要的物流中心之一,这使得小镇中展示的货品和它所承担的区位功能得以完美对接。​将造血功能与供血功能联系在一起,才是一座特色小镇能够生长发展的关键要素。白沟的和道创意小镇的造血源,就是白沟最引以为豪的产业:箱包贸易。几乎所有京津河北人都知道,“要买包,去白沟”。对喜爱时尚的女性来说,白沟是个“包”治百病的地方,对随行男士的钱包来说,也是一场“轻松”之旅。和道创意小镇拥有一条长达一公里的箱包

         就在外来的人们对保定驴肉火烧连连惊叹之际,一队在外面执勤的特警走了进来。这些强壮的小伙子们一手拿起两个驴肉火烧放在盘中,坐下来就着米粥、拌菜和豆腐丝狼吞虎咽起来。此情此景只能用“实诚”这个典型的北方词语来形容,这也是保定人的精神特质所在。

        而这种实诚,同样被保定匠人融进了精致的手工艺品中。

        

定兴京绣>


         ​京绣是“燕京八绝”之一,而定兴京绣是京绣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分支。一如苏绣给人的感觉总是一位聘聘婷婷的绣娘手捏金针,轻捻慢笼一样。看到京绣如此细腻的纹样和花式,你也会想象它同样应该出自一双纤纤玉手。但在保定非遗小镇中,却是一位大娘坐在绣布前,用一双沧桑而熟练的手,将五色丝线一针一针地绣成彩云中升腾的金龙。她是如此地聚精会神,眼睛完全专注在绣布上,目光聚焦在一抽一拉的针线中,全然没有注意到一群媒体记者正围着她拍照。

         在另外一间屋子里,正在做琉璃花木和花丝镶嵌的师傅也全神贯注在自己的工作中,目不转睛地盯着喷枪火焰中的玻璃,思考着如何将它抟塑成一朵绽放的牡丹或是一片舒展的叶子,当你面对这些专注实诚的匠人时,你能意识到,摆在你面前的这些绣品、盆景和景泰蓝花瓶,不是某些矫揉造作的工艺表演的陪衬,而确确实实是出自这些质朴老练的双手。这里浸透的是一种鲜活真切的精神气息。

对一座城市的第一观感,往往来自于它的车站。自北京西站乘坐了半个小时的高铁,从高碑店东站下车时,会让那些心思敏感的人产生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就在30分钟前,他耳畔里挤满的,还是人流涌动的熙熙攘攘;鼻腔里涌进的,还是超级都市里紧张窒闷的空气。而现在,当他迈上站台的那一刻起,他的眼前就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农田,空气里饱和着草木的味道,却没有北方乡村里惯常闻到的焚烧麦秆的呛人烟味。这座高铁站就像一艘漂浮在绿色海洋里的方舟。让人想起仿佛在很多年前,乡村童年里依稀有过的朦胧回忆。​在那晚世界门窗小镇举行的露天冷餐会上,女子十二乐坊的演奏诚然逸韵缥缈。但最让人感兴趣的,是门口那位正在孤灯映照的幕布后比划着驴皮影戏的表演者,一个戴着瓜皮小帽的丑角正遮着脸,躲避妻子的责罚。数百年来,这种古老的曲艺,一直以这样朴实而谐趣的方式,在秋收庆丰的夜晚,娱乐着闲暇时节的乡民。尽管那天晚上略有微雨,但当淅淅沥沥的雨声重归寂静之后,抬头仰望,墨云散开的夜空中,是大城市里久违的寥落辰星。上面描述的情景,不过是9月21日到23日,保定市首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中的几个片段,但它们更能展示出一个城市的常态,也是一个普通游客来到一座城市时最直观的感受。它不会随着某个节庆或是某场仪式的结束而消失,而会长久的存在下去,并且成为这座城市真正与众不同的、吸引人的特质。​历史文化古今传承与北上广这样的特大城市和江南名城相比,保定或许算不上脍炙人口,但许多人都知道保定的故事。梁斌的《红旗谱》、孙犁的《荷花淀》,还有电影频道反复播放的老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和《地道战》,都是发生在保定的故事。那是几代人的记忆,是属于他们的童年,也是深深铭印在保定身上的城市特质之一。如果再往前追溯,这座城市的历史更加悠久。它在历史教科书占据着一个显要的位置。三皇五帝之一尧帝的故乡就被认为是保定顺平伊祁山。战国时代燕昭王招揽贤士的黄金台遗址,也据称是在定兴县高里乡金台陈村,那里特地建造了一座颇有战国建筑风格的黄金台博物馆。当导游的车队抵达那里时,正是黄昏时分,数以百计身穿红白练功服的男男女女正在偌大的广场上打着太极拳,这在某种程度上,与两千年前发生的历史几曾相似。战国时代,“燕昭王置千金于台上,以延天下之士”,而今,保定也以注入旅游产业的亿万投资,吸引五湖四海的观光游客。​这里也能满足那些对古代建筑艺术爱好者挑剔的眼光。曲阳北岳庙的德宁之殿就是宋元时代的建筑典范。大殿内的巨幅壁画“天宫图”,真灵神将金甲麟麟,衣袂飘飘。如果不是史志上明确记载大殿为宋代失慎后重修,真会让人以为是盛唐吴道玄的亲笔神作。无论是历史价值和艺术美感,它都毫不逊色于永乐宫和法海寺的壁画,其保存程度,也好于泰安岱庙的《启跸回銮图》。比起后三者,它更像是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粉黛凝脂的姣好容颜,仍然等待着有识的探访者来一览芳华。正如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上,一位专家指出的那样,“灯下黑”成为人们错过保定的最佳诠释。这座距离北京不过数刻车程的城市,却往往被那些急于瞻仰首都隆颜的游客轻易错过。即使是京津冀的居民,也鲜少意识到这样一个既拥有乡间田园景致,又酝酿着历史文化底蕴的地方,就在自己身旁。实诚:驴火

        

定兴京绣>


        ​对一座城市的第一观感,往往来自于它的车站。自北京西站乘坐了半个小时的高铁,从高碑店东站下车时,会让那些心思敏感的人产生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就在30分钟前,他耳畔里挤满的,还是人流涌动的熙熙攘攘;鼻腔里涌进的,还是超级都市里紧张窒闷的空气。而现在,当他迈上站台的那一刻起,他的眼前就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农田,空气里饱和着草木的味道,却没有北方乡村里惯常闻到的焚烧麦秆的呛人烟味。这座高铁站就像一艘漂浮在绿色海洋里的方舟。让人想起仿佛在很多年前,乡村童年里依稀有过的朦胧回忆。​在那晚世界门窗小镇举行的露天冷餐会上,女子十二乐坊的演奏诚然逸韵缥缈。但最让人感兴趣的,是门口那位正在孤灯映照的幕布后比划着驴皮影戏的表演者,一个戴着瓜皮小帽的丑角正遮着脸,躲避妻子的责罚。数百年来,这种古老的曲艺,一直以这样朴实而谐趣的方式,在秋收庆丰的夜晚,娱乐着闲暇时节的乡民。尽管那天晚上略有微雨,但当淅淅沥沥的雨声重归寂静之后,抬头仰望,墨云散开的夜空中,是大城市里久违的寥落辰星。上面描述的情景,不过是9月21日到23日,保定市首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中的几个片段,但它们更能展示出一个城市的常态,也是一个普通游客来到一座城市时最直观的感受。它不会随着某个节庆或是某场仪式的结束而消失,而会长久的存在下去,并且成为这座城市真正与众不同的、吸引人的特质。​历史文化古今传承与北上广这样的特大城市和江南名城相比,保定或许算不上脍炙人口,但许多人都知道保定的故事。梁斌的《红旗谱》、孙犁的《荷花淀》,还有电影频道反复播放的老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和《地道战》,都是发生在保定的故事。那是几代人的记忆,是属于他们的童年,也是深深铭印在保定身上的城市特质之一。如果再往前追溯,这座城市的历史更加悠久。它在历史教科书占据着一个显要的位置。三皇五帝之一尧帝的故乡就被认为是保定顺平伊祁山。战国时代燕昭王招揽贤士的黄金台遗址,也据称是在定兴县高里乡金台陈村,那里特地建造了一座颇有战国建筑风格的黄金台博物馆。当导游的车队抵达那里时,正是黄昏时分,数以百计身穿红白练功服的男男女女正在偌大的广场上打着太极拳,这在某种程度上,与两千年前发生的历史几曾相似。战国时代,“燕昭王置千金于台上,以延天下之士”,而今,保定也以注入旅游产业的亿万投资,吸引五湖四海的观光游客。​这里也能满足那些对古代建筑艺术爱好者挑剔的眼光。曲阳北岳庙的德宁之殿就是宋元时代的建筑典范。大殿内的巨幅壁画“天宫图”,真灵神将金甲麟麟,衣袂飘飘。如果不是史志上明确记载大殿为宋代失慎后重修,真会让人以为是盛唐吴道玄的亲笔神作。无论是历史价值和艺术美感,它都毫不逊色于永乐宫和法海寺的壁画,其保存程度,也好于泰安岱庙的《启跸回銮图》。比起后三者,它更像是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粉黛凝脂的姣好容颜,仍然等待着有识的探访者来一览芳华。正如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上,一位专家指出的那样,“灯下黑”成为人们错过保定的最佳诠释。这座距离北京不过数刻车程的城市,却往往被那些急于瞻仰首都隆颜的游客轻易错过。即使是京津冀的居民,也鲜少意识到这样一个既拥有乡间田园景致,又酝酿着历史文化底蕴的地方,就在自己身旁。实诚:驴火集造血与供血一身的特色小镇

         造作,或者说缺乏人的气息,可以说是中国当下旅游产业的一个痼疾。在过去的几年里,随着旅游产业的蓬勃发展,各式各样的特色小镇也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一样建立起来。从最初的古镇游,到现在的英伦风、北美风小镇等等,不能不说乱花渐欲迷人眼,让人有些审美疲劳。致命原因就在于,这些所谓的特色小镇完全是一时跟风兴建,只移植了一些概念和元素,却全然不考虑它们是否适合在当地生长。

         但在保定高碑店的世界特产小镇,当了解到它所处的区位优势后,就会明白,“世界特产”之所以能在这里成立,恰恰因为它所依托的新发地是华北地区最重要的物流中心之一,这使得小镇中展示的货品和它所承担的区位功能得以完美对接。

        

世界特产小镇>


        ​将造血功能与供血功能联系在一起,才是一座特色小镇能够生长发展的关键要素。

         白沟的和道创意小镇的造血源,就是白沟最引以为豪的产业:箱包贸易。几乎所有京津河北人都知道,“要买包,去白沟”。对喜爱时尚的女性来说,白沟是个“包”治百病的地方,对随行男士的钱包来说,也是一场“轻松”之旅。

         和道创意小镇拥有一条长达一公里的箱包街,将天南海北所有的箱包款式类型一网打尽。这里还提供定制服务,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发挥自己的创意,让自己拥有一件与众不同的时尚箱包。

        对一座城市的第一观感,往往来自于它的车站。自北京西站乘坐了半个小时的高铁,从高碑店东站下车时,会让那些心思敏感的人产生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就在30分钟前,他耳畔里挤满的,还是人流涌动的熙熙攘攘;鼻腔里涌进的,还是超级都市里紧张窒闷的空气。而现在,当他迈上站台的那一刻起,他的眼前就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农田,空气里饱和着草木的味道,却没有北方乡村里惯常闻到的焚烧麦秆的呛人烟味。这座高铁站就像一艘漂浮在绿色海洋里的方舟。让人想起仿佛在很多年前,乡村童年里依稀有过的朦胧回忆。​在那晚世界门窗小镇举行的露天冷餐会上,女子十二乐坊的演奏诚然逸韵缥缈。但最让人感兴趣的,是门口那位正在孤灯映照的幕布后比划着驴皮影戏的表演者,一个戴着瓜皮小帽的丑角正遮着脸,躲避妻子的责罚。数百年来,这种古老的曲艺,一直以这样朴实而谐趣的方式,在秋收庆丰的夜晚,娱乐着闲暇时节的乡民。尽管那天晚上略有微雨,但当淅淅沥沥的雨声重归寂静之后,抬头仰望,墨云散开的夜空中,是大城市里久违的寥落辰星。上面描述的情景,不过是9月21日到23日,保定市首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中的几个片段,但它们更能展示出一个城市的常态,也是一个普通游客来到一座城市时最直观的感受。它不会随着某个节庆或是某场仪式的结束而消失,而会长久的存在下去,并且成为这座城市真正与众不同的、吸引人的特质。​历史文化古今传承与北上广这样的特大城市和江南名城相比,保定或许算不上脍炙人口,但许多人都知道保定的故事。梁斌的《红旗谱》、孙犁的《荷花淀》,还有电影频道反复播放的老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和《地道战》,都是发生在保定的故事。那是几代人的记忆,是属于他们的童年,也是深深铭印在保定身上的城市特质之一。如果再往前追溯,这座城市的历史更加悠久。它在历史教科书占据着一个显要的位置。三皇五帝之一尧帝的故乡就被认为是保定顺平伊祁山。战国时代燕昭王招揽贤士的黄金台遗址,也据称是在定兴县高里乡金台陈村,那里特地建造了一座颇有战国建筑风格的黄金台博物馆。当导游的车队抵达那里时,正是黄昏时分,数以百计身穿红白练功服的男男女女正在偌大的广场上打着太极拳,这在某种程度上,与两千年前发生的历史几曾相似。战国时代,“燕昭王置千金于台上,以延天下之士”,而今,保定也以注入旅游产业的亿万投资,吸引五湖四海的观光游客。​这里也能满足那些对古代建筑艺术爱好者挑剔的眼光。曲阳北岳庙的德宁之殿就是宋元时代的建筑典范。大殿内的巨幅壁画“天宫图”,真灵神将金甲麟麟,衣袂飘飘。如果不是史志上明确记载大殿为宋代失慎后重修,真会让人以为是盛唐吴道玄的亲笔神作。无论是历史价值和艺术美感,它都毫不逊色于永乐宫和法海寺的壁画,其保存程度,也好于泰安岱庙的《启跸回銮图》。比起后三者,它更像是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粉黛凝脂的姣好容颜,仍然等待着有识的探访者来一览芳华。正如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上,一位专家指出的那样,“灯下黑”成为人们错过保定的最佳诠释。这座距离北京不过数刻车程的城市,却往往被那些急于瞻仰首都隆颜的游客轻易错过。即使是京津冀的居民,也鲜少意识到这样一个既拥有乡间田园景致,又酝酿着历史文化底蕴的地方,就在自己身旁。实诚:驴火

和道创意小镇>


         ​除了箱包,创意同样体现在家居装饰品和首饰上。造型各样的卡通模型、cosplay道具服饰,纯手工打造的独特首饰,以及猫头狗脸的可爱帽子,都能在这里找到。

         在中国,消费仍然以熟悉性消费为主,对新奇品的消费需要慢慢培养。游客亦复如是,他们更愿意通过熟悉的事物进入到新奇的领域。因此,比起不切合当地实际而凭空制造的特色幻象,基于本地已有的产业和区位资源,通过改造和提升,让它的特色更为显著,更富有趣味,提供的需求更加丰富和多样,更能提供给游客熟悉感和安全感。

街,将天南海北所有的箱包款式类型一网打尽。这里还提供定制服务,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发挥自己的创意,让自己拥有一件与众不同的时尚箱包。​除了箱包,创意同样体现在家居装饰品和首饰上。造型各样的卡通模型、cosplay道具服饰,纯手工打造的独特首饰,以及猫头狗脸的可爱帽子,都能在这里找到。在中国,消费仍然以熟悉性消费为主,对新奇品的消费需要慢慢培养。游客亦复如是,他们更愿意通过熟悉的事物进入到新奇的领域。因此,比起不切合当地实际而凭空制造的特色幻象,基于本地已有的产业和区位资源,通过改造和提升,让它的特色更为显著,更富有趣味,提供的需求更加丰富和多样,更能提供给游客熟悉感和安全感。就像创意小镇上一个摆摊卖手作饰品的店主一样,看到有人用手机在拍摄她时,她亲切地整了整衣服,正了正眼镜,摆出一副活泼的样子:“你喜欢吗?这是我做的,我很骄傲。”​“看了这么多地方,很匆忙吧?”坐在开往高碑店东站的出租车上,司机这样问道。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微笑着点点头:“我在这儿生活这么多年也看不过来,这里变化太大了,你住的酒店,这条路,还有那边的那个楼……真可惜你不能多待几天。”是的,保定有更多的细节值得去发现、品位和体会,是时候用一种新的视角来打量这座长久以来在首都的光辉下被忽视的华北城市了。它正在从世人刻板目光编织的茧中破口而出,振翅而飞。在绚烂欲飞的翅膀下,“实诚”乐观的精神内质始终未变:它仍是那个《战国策》《太平寰宇记》中记载的燕赵之地,那个孙犁、梁斌笔下那片丰满灵动的大地。而时代的变化会赋予它新的意义,也让世人在变化中重新发现保定。“希望你明年还来,这里可不只有驴肉和豆腐丝啊!”- END -

         就像创意小镇上一个摆摊卖手作饰品的店主一样,看到有人用手机在拍摄她时,她亲切地整了整衣服,正了正眼镜,摆出一副活泼的样子:“你喜欢吗?这是我做的,我很骄傲。”

        

和道创意小镇>


        ​“看了这么多地方,很匆忙吧?”坐在开往高碑店东站的出租车上,司机这样问道。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微笑着点点头:“我在这儿生活这么多年也看不过来,这里变化太大了,你住的酒店,这条路,还有那边的那个楼……真可惜你不能多待几天。”

         是的,保定有更多的细节值得去发现、品位和体会,是时候用一种新的视角来打量这座长久以来在首都的光辉下被忽视的华北城市了。它正在从世人刻板目光编织的茧中破口而出,振翅而飞。在绚烂欲飞的翅膀下,“实诚”乐观的精神内质始终未变:它仍是那个《战国策》《太平寰宇记》中记载的燕赵之地,那个孙犁、梁斌笔下那片丰满灵动的大地。而时代的变化会赋予它新的意义,也让世人在变化中重新发现保定。

        “希望你明年还来,这里可不只有驴肉和豆腐丝啊!”

        

        - END -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网络转载

上一篇:唐朝北老壕土长城是怎样修建的

下一篇:没有了